独立游戏《蔚蓝(Celeste)》“玩后感”

“你们为什么要去登珠穆朗玛?”
“Because it is there(因为山在那里)。”
——冒险家乔治·马洛里

在去年圣诞特惠的时候因为舍友的安利,在Steam入正《蔚蓝(Celeste)》。断断续续玩了一个月,也终于把A面主线通关了。虽然这仅仅是一款横版过关像素跳跃游戏,但是这无疑是一部真正的杰作。

游戏的背景故事发生在一座名为塞莱斯特的山上,游戏女主角Madeline刚刚失恋,同时她又患有抑郁症,心灰意冷之际来此处登山。在登山的过程当中,她内心中的不安与恐惧逐渐被具象化。游戏的任务是和她一起克服自身和大山带来的各种困难,不断地向着山顶攀岩。

游戏中出现了两个Madeline,分为“正常Madeline”和“抑郁Madeline(即分身)”;在整个游戏流程的前三分之二,分身都给Madeline带来了极大的恐惧,Madeline不停地想要逃避她,并质问她为什么不放过自己,而分身却声称是在保护Madeline。

我们不妨把Madeline看作我们自己,把分身看作一直在逃避困难,不敢面对现实的另一个抑郁自己;这个自己就如分身在游戏中所说的那般:“我是务实的另一个你,我明白你无法登上这座山”;那么在现实中抑郁的我们,想要去做一件事时,内心深处是否会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们:“你还是放弃吧,你做不到的”。这个声音,就如同游戏中的分身,那个我们拼命想要摆脱的另一个自己。然而,能彻底拯救我们自己的,只有我们本身,我们要去追逐、面对另一个自己。从游戏的几场BOSS战中就能明显看出Madeline直面恐惧的整个过程,从一开始的落荒而逃,到后面的反过来追击分身,接着甚至可以主动去撞分身。虽然Madeline并无法击败分身,但还是克服了内心的恐惧,敢于面对并接受那另一个自己。最后我们又回到了上面提到的“塞莱斯特山”,可以把它当成是Madeline救赎自己过程的具象化,同样也可以看作玩家现实生活中的重重阻碍。

在这场登山之旅中,你会不断地失败,不断地跌落,甚至还要与自己的分身作斗争。困难的现实生活、濒临崩溃的抑郁症,会不断地阻止你往上爬。你会经历无数次想要砸电脑删游戏,“我要回家过我的忧伤生活,永远悲惨下去” “我自己应付不来这一切……”Madeline的这些台词,何尝不是我们现实中的内心写照呢?诚然,虚拟的游戏我们可以自由选择,无论是克服困难坚持通关,还是放弃它删除它,一切随心所欲。可现实生活却不会这么轻松,往往不会给我们选择,有时只能想办法走下去,就像游戏中那样不断地往上攀登,虽然这真的很难。

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只要努力了,失败又何妨?至少我为我的目标努力过啊!我想,这是我目前为止玩过的为数不多的一款具有非凡意义,甚至能影响一个人一生的游戏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